打开丝绸之路上的“百宝箱” 组图

2017-09-06 11:08:18

巴尔赫,始建于15世纪的Khwaja Parsa清真寺正在修缮 阿富汗北部的巴尔赫省有许多世界闻名的历史遗迹巴尔赫古城更是被冠以“诸城之母”的美誉,不过,1220年代曾遭到成吉思汗大军的全面破坏BBC记者奥唐奈最近陪同考古学家前往巴尔赫,看他们打开这个历史“百宝箱”,揭示丝绸之路的一些新秘密 阿富汗北部的大平原上,一阵毒辣辣的热风,吹起深褐色的尘土,遮天蔽日;女人一袭蓝色的“博卡”,长袍飘飘 阴凉地儿气温也高达摄氏40度羊倌儿鞭下黑色的小山羊好像也无精打采 巴尔赫(Balkh)低地历史悠久的贸易通道曾经吸引着无数的游牧人、武夫、定居者、冒险家和传教士前来闯荡他们留下的秘密,直到现在考古学家才开始揭开 时光追溯到4000多年以前,正是这一地区,让阿富汗也成为整个亚洲政治、经济、社会和宗教的中心 上一次我来巴克特利亚(Bactrian)平原还是2011年当时,我从乌兹别克斯坦出发,乘驳船沿着阿姆河(Amu Darya)逆流而上9·11后,美军、英军正在大力追缴塔利班 12年过去了,我随同阿富汗和法国的考古学家一道,来到世界上最古老、最壮观、历史意义最深远的一些遗址这些遗址不仅揭示着阿富汗的过去,也能帮助我们理解从印度到中国许多地方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 考古学家希望鉴定围墙的修建年代 巴克特利亚平原是阿富汗神秘历史的百宝箱 正是在这片大沙漠上,亚历山大大帝率军征战,杀死巴尔赫国王,迎娶美丽的罗克珊公主 大约1500年后,成吉思汗的人马长驱直入,摧毁了繁华的城市--那些多元文化的熔炉 3500年前创建第一个一神论宗教的哲学家琐罗亚斯德(Zoroaster)在这里出生,可能也在这里去世 这座无名宣礼塔躲过了浩劫 巴尔赫还是13世纪波斯语大诗人鲁米(Rumi)的诞生地,许多阿富汗人更愿意相信,鲁米死后也安葬在这里 骆驼队载着新收的棉花,穿过干涸的大地背景是为了防止沙漠侵袭巴尔赫绿洲而修建的泥墙 法国考古学家此行是为了在一座巨大的六角形城堡遗址取样城堡的外观只能从卫星照片上分辨出,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即可抵御外侵、也可保护水源 考古学家在城堡围墙的地基附近钻探,用金属管采取深处的泥土样本这样,在巴黎的科学家可以检测出粘土中的石英最后一次暴露在日光下的年代目前科学家估计,城堡大约建于2500年前 不远处的达拉塔巴(Dawlatabad),有一座名叫扎迪安(Zadian)的小村子村民热情好客,不过我们只能在武装警察的保护下前去参观,因为塔利班在这一带活动 祭坛是历史的见证 看到我举起相机,围着鲜艳头巾的小女孩儿兴奋地尖叫着从水井旁跑过来身着宽松长裤、头裹包头的男人从围墙花园的阴凉地儿走过来打招呼 抬头一看,我不禁大吃一惊万里无云的蓝天下,赫然耸立着一座日晒粘土砖建成的高大的宣礼塔 宣礼塔建于12世纪,迄今仍然无名当年躲过了成吉思汗和蒙古大军的掠夺,现在仍然鲜为人知 BBC记者奥唐奈(左)与考古学家 在恰希玛-希法绿洲,有一块状如砧板的白色巨石耶稣诞生600年前,琐罗亚斯德教教士就是在这里为当地居民主持宗教仪式巨石是保留下来的唯一见证 巨石祭台上,有一处盛油的小“井”,点燃后火焰长久不息,照亮了整个河谷在法国人的想象中,亚历山大大帝可能就是在这里迎娶了罗克珊公主 近百年来,法国考古学家一直在研究巴尔赫,受战乱影响,研究进展的断断续续1990年代后期,考古更曾受到塔利班的干预塔利班相信,7世纪伊斯兰教诞生才标志着历史的开端 事实上,在阿富汗,伊斯兰教是取代的佛教塔利班2001年捣毁巴米扬大佛,凸现出对历史的蔑视 巴尔赫Nine Domes清真寺正在修缮 现在,考古学家正在证实,过去几千年中阿富汗在传播哲学、促进繁荣方面在占世界四分之一的地区起到的重要作用 在考古学家看来,过去的辉煌也可以是未来的象征在巴尔赫,他们看到的不是现在的暴力,而是过去的浪漫 初建时的巴尔赫古城是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不过保留下来的只有一片尘土飞扬的空地,四周是高大的城墙经过常年潜心挖掘----七年间挖出的地基只有20米长,老城墙正在逐渐展露容颜 站在城墙顶端,可以看到现在的小村庄院子里晾着衣物,孩子们在追逐玩耍,驴拉着车,热风吹起尘土 明年,外国军队就要撤出阿富汗了战争结束后,巴尔赫又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用不了多久,那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