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梦”的拦路虎 组图

2017-07-02 14:44:18

结束独裁,摆脱孤立,缅甸人憧憬未来更美好 缅甸改革开放不过一年,出现翻天地覆的大变化跨国企业纷纷来抢滩,部分缅甸人率先富了起来不过,BBC记者黑德发现,电力供应不足、交通和通讯等基础设施落后,依然是缅甸发展的绊脚石 站在顶楼的制高点极目眺望,仍然可以看到棕榈树;浅褐色的河水缓缓流淌,几艘木船悠然驶过,主导天际线的不是钢筋混凝土、或者玻璃的摩天大厦,而是殖民时代建筑的塔楼、金色的佛塔……在亚洲,这样的大城市已经所剩无几了 仰光仍然保留着这番景色,不过恐怕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整座城市,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一块块刚刚清除的地面,起重机长长的手臂在空中跳舞破旧的公路上,挤满了新近涌入的进口汽车 翻修后装饰一新的旧楼内,开了时尚酒吧、餐馆,吸引着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年轻的缅甸企业家和外国创业投资人他们把缅甸称作亚洲最后一片有待开发的土地这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六百万人几乎什么都需要 按理说,有勇气先下海一定会拿到丰厚的报酬不过,在这片“海盗处女地”上,率先致富的都是些什么人呢? 仰光有历史悠久、金碧辉煌的佛塔 日中角力 日本抛出的大数字满天飞现在在仰光出门,不可能不碰上一车又一车的日本生意人,他们认真地做笔记、热切地拍照片 每星期,日本都会宣布又一项宏大的新计划,在这儿建个工厂,在那儿修座电站东京政府向缅甸投入大笔救助,承诺要帮助缅甸从铁路到电网全盘更新 缅甸受到国际制裁期间,日本人被迫咬着牙,看着劲敌中国和当时的缅甸军政府拉关系,拿走一笔笔交易、一项项优待 我得出一个印象,现在,日本是在加快步伐、力争夺回那些失去的岁月 脚步是加快了,不过迄今还没看到多少现钱日本政府负责出口的“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负责人是高原正树(Masaki Takahara)高原看上去和蔼可亲,他告诉我说,缅甸人把我们叫做NATO--动口不动手(No Action,Talk OnlyNATO也是北约的首字母缩写);还有人把我们叫“4L”:一看、二听、三学习、四走人(Look,Listen,Learn,Leave) 英国公司也是大同小异贸易代表团源源不断,这个月早些时候还来了一个由18家小公司组成的代表团几天前,伦敦金融城的市长大人也刚刚来过不过,真正的投资还是非常少 为什么没有多少人真的投钱呢?缅甸存在许多非常基本的基础设施问题 仰光的殖民建筑会不会遭遇拆迁? 基础设施 缅甸长期电力供应不足当地一位工厂主带我去参观他的制衣厂总共有1500名工人,经常停电,一停电,就要靠三台备用发电机但是工厂主说,燃料成本太高,即使工资还是东南亚最低,盈利仍然非常困难 另外一个问题,合适的房子严重短缺结果,仰光市中心办公楼的租金和纽约一样高,远远超出了邻居曼谷 还有,商业规则也非常混乱金融系统太原始,付钱经常需要拎一书包的现金 当然了,缅甸商家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不过,在国际制裁和军人执政那样令人窒息的环境下生活了这么多年之后,现在,就这点困难,又怎么能制约他们的热情呢? 一天晚上,我和一群很有钱的缅甸女人在一家豪华的水疗中心,一边喝着香槟,一边听她们讲述在商界闯荡的成功故事 其中一位17岁辍学,帮家里挣钱养活弟弟现在,她是一家欧洲大型化妆品公司的品牌经理 记得我还曾遇到过另外一位年轻的企业家他最近刚从英国返回缅甸,帮助经营数百万英镑的投资基金,但他决定同时尝试开发手机金融服务在缅甸,大多数人还没有互联网、稳定的电力供应之前就已经有了手机他的办公室在一座尚未竣工的技术开发园区,四周还是大树、淤泥 还有一位缅甸女郎迪里,今年27岁,经营一家手机商店,她对未来充满了期望她告诉我,下班后,每天晚上用两个小时去上管理培训班 仰光街头的摊贩 均衡发展 这些故事听上去令人振奋,凸现着缅甸人迫切追求发展不过,赶上这班车的,只占缅甸人的一小部分 乘船穿过伊洛瓦底江三角洲宽阔的洪泛平原,我来到一间小小的寺庙学校这家学校是由当地一家非政府间组织出资修建的,四周被水包围着孩子们划着独木舟来上学 不过,去年建好这所学校之前,一到雨季,孩子们根本无学可上他们的父母是农民、体力劳动者村子里还没有通电,也谈不上医疗保健 我问庙里的方丈,最近缅甸发生的变化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方丈沉思了几秒钟后回答说,嗯,除了这所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