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陆外企道德沦陷助中共为虐 名单大曝光

2017-12-02 04:15:14

当外商开始在中国搞起“洋腐败”时,就放弃了自己的企业道德和社会责任,随之带来了进一步的道德败坏 ◎千方百计逃税 中共向外企提供的就是经济利益的诱惑获取最大盈利也就成了外企在中国的首要目的这也不可避免的造成了很多外企选择在中国逃税 1990年代后期,跨国企业逃税总额一年高达300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一直在直线上升国家税务总局反避税工作处处长苏晓鲁于2002年说,国内已批准成立40多万家外资企业,其中相当数量的外企通过各种避税手段转移利润,造成账面上大面积亏损,亏损面达60%以上,年亏损金额逾1,200亿元【21】 很多跨国公司中有专业人才帮助公司寻找税法方面的漏洞,有时候,他们甚至花大价钱藉助专门的税务谘询公司来进行“合理”的逃税当然,这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但毫无疑问,对于这些想达到逃避税目的公司来说,高成本支付是值得的,他们由此得到的回报远远超过了付出 外企避税主要方式是围绕关联交易发生的,其中一个主要途径是转移定价,把利润向境外转移为了达到避税的目的,很多外企都向境外的关联企业转移利润,通常采取的方式是“高进低出”,在从境外关联企业买原材料或半成品的时候,高价买进,再把成品低价卖给海外的关联企业,这样更多的利润流失到了境外 全球洗化钜子宝洁(Proctor& Gamble)则采取了资本弱化的方式一次性实现了8,149万元的避税2002年,宝洁在华子公司广州宝洁从广东某银行获得高达20亿元左右的巨额贷款,然后从中拨出巨资以无息借贷的方式借给关联企业使用宝洁此举,一方面可将其所承担的利息支出在税前扣除,少缴纳所得税;另一方面,提供巨额无息贷款给关联企业,也回避了正常借贷产生利息所得税的税赋2003年上半年,广州市国税局依法调增了广州宝洁企业应纳税所得额共5.96亿元,补缴企业所得税8,149万元【22】 ◎破坏环境 2006年人民日报搜集了各地方环保局网站上的对环境污染违规的外资企业名单有33家在华知名跨国公司入围【23】多家的母公司位列“世界500强”,包括: 上海松下电池有限公司“废水处理设施未保证正常运转致废水超标排放”; 长春百事可乐公司“超标排放污染物废水”; 上海雀巢饮用水有限公司“环保设施未经验收,主体工程擅自投入生产”; 3M上海研磨产品制造有限公司“未办理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擅自投入生产使用” 名单中的另一些在华跨国企业,已成为当地的污染大户――― 在福建,德国诺尔(Noell)起重设备有限公司投资的一家公司,因“未建污染治理设施便擅自投入生产,造成严重污染”,被列为福建省挂牌督办企业; 在浙江,英国漂莱特集团(PuroliteGroup)在华下属的公司被列为浙江2005年省级重点污染企业之一英国漂莱特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专门生产离子交换树脂的跨国集团; 在湖南,日本雅马哈发动机株式会社的下属独资企业,因“电镀生产线存在重大环境安全隐患”成为株洲挂牌督办的20家“污染大户”之一 多数违规者用“巧合”、“疏忽”和“意外”进行解释但官方人士称:这些公司在对国内合作方的要求中,环保违规往往都是“零容忍”而且一些公司经常将“企业责任”挂在口上很多违规企业还是以环保著称的品牌这表明这些公司在中国放松了环保标准,充分具有了“中国特色”,执行低于母公司的环保标准【23】 ◎丧失企业良知 外资企业进入中国之初,是恪守着一定企业道德,将自己本国企业的价值观带到了中国在大陆改革开放之初,打工者中流传着这样的对比:在对工人的尊重上,欧美企业最好,日资企业次之,港台企业又次之这也正体现了各个地区对人权的态度美国的对华策略是在使中国和世界接轨中,潜移默化的改变中国从一定程度上讲,西方国家也寄希望他们的企业能用西方的价值观来影响并改变中国 但随着和“中国特色”的结合,外资企业越来越注重于公司盈利,而对于企业的社会责任和良知置之不顾从生产到物流,整个巨大的产业链为挣钱而无所不为所以在西方企业界被认为在良心上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就不断的在中国发生了外资企业或亲力为之、或通过中国的承包商、供应商来做而自己则以不知道来装糊涂这些本不该发生、但实实在在的在外资企业或其相关的中资企业中发生的事情包括: 奴工产品:中国各地大大小小的监狱和劳教所都设有自己的公司,犯人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下被强迫从事超强度、超时间的生产而这种产品以低廉的售价(中共政府不支付犯人工资,所以奴工产品的造价远远低于正规企业的产品)从中国销到欧美 忽视工人权益:许多从事生产加工的企业,为竞争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往往忽视工人的安全和健康,强迫工人加班等 使用童工:为降低成本,许多企业雇用童工 性骚扰甚至性侵犯:女工被性骚扰的案例层出不穷,甚至不得不陪老板或上司上床,否则可能被穿小鞋或被解雇 不一而足 助纣为虐 除了腐蚀堕落外国企业外,中共还以巨大的中国市场为诱惑,迫使一些外资企业为中共的政治利益服务,甚至使其成为中共对内进行人权迫害的帮凶一些著名外企在经济诱惑面前败下阵来,助纣为虐,放弃了自己的良心和企业责任 最为恶劣而无耻的例子莫过于前文提及的思科(Cisco)网络系统公司,为了在中国攫取最大利润,竟然主动为中共研究设计如何监控中共认为的异义人士,【24】其中多少人因此身陷中共牢狱之灾而失去生命,它日中共解体之时,思科将以何脸面示人! 中国湖南《当代商报》记者师涛则是雅虎(Yahoo!)向中共低头的牺牲品2004年4月,师涛通过雅虎电子邮件向海外媒体发送了中宣部对大陆媒体如何报导“六四”的指令迫于中共的压力,雅虎把师涛的IP地址和邮件账号提供给了中共中共以此为证据,逮捕了师涛,并将他判处十年徒刑雅虎向中共提供的邮件信息,还导致了其他多位异议人士被捕 谷歌(Google)的公司格言是“不做恶”(Don’t BeEvil)当中共要求它在网络搜索的结果中封锁非官方立场的信息,如关于达赖喇嘛、法轮功的正面报导时,谷歌最初基于“不做恶”的立场,拒绝了中共的要求,并在中共对其网址封网时,使用动态网进行对抗但后来,谷歌割舍不下中国的巨大市场,向中共低头了,其中国网站(google.cn)过滤掉了中共的“敏感”内容(谷歌经过痛苦的挣扎和衡量,最终于2010年初决定退出中国市场,向世界证明了谷歌不失为尚有一定道德和正气的企业)强调尊重所在国的法律,微软(Microsoft)在其网络搜索引擎上也自动过滤掉了令中共担心的“敏感”内容 2006年2月15日,美国国会对四大美国网络公司(雅虎、谷歌、微软、思科)在帮助中共开发其控制下的互联网一事上举行听证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满头白发的众议员汤姆•兰托斯当场厉声质问四家公司的代表:“你们不感到羞愧吗?” (节选自《真实的江泽民》第十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