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东升:中国经济面临大调整 肯定要死一批企业 组图

2018-02-06 05:15:14

金融管制以及垄断,使得中国的金融成本高企,但时代对金融的需求已如一股洪流 文_本刊记者黄秋丽 【《中国企业家》】9月24日,桂林地中海俱乐部一次高端圈子聚会,让陈东升感慨良多 “复星收购地中海俱乐部本来是个小生意,但法国大使亲自来参加”陈东升说,从这可以看到中国企业家怎样在跟世界融合地中海俱乐部是一家有50年历史、以度假为特色的法国企业,正处于被复星要约收购的进程中,桂林店是其在中国开的第二家店 2013年,当一大批中小企业在死亡线上挣扎时,复星、万达、双汇等一批大企业却在国际舞台上频频出手,大手笔收购这两个反差极大、对比强烈的图景,正在同步上演更宏观的一个对比是,2012年以来,欧美诸国在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复苏,但中国经济却似乎停滞了对未来悲观的言论,取代了前几年爆棚的信心危机来了吗? “我始终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陈东升说,他这次在桂林看到了郭广昌怎样把法国的那一套生活方式带进中国,企业家们的创业精神、把企业做得更好的想法他的自信还来源于对美国发展历史的横向借鉴,美国100多年的高速发展中,经历了多次经济危机,每次都能在危机之后重获新生 “中国经济正在经历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次比较大的调整我们应该学会理解并承认经济周期”陈东升说,这个调整中也有很多新的机会诞生,比如消费时代和大金融时代的到来 2012年以来,关于实体经济的困难一直是热点话题,中国经济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 陈东升: 中国经济正在面临改革开放以来、第一轮比较大的周期,这个周期主要是由劳动力成本上升造成的虽然实体经济的困难也有外部因素,比如国际需求下降、人民币升值等,但是周期性的因素是更为根本的因素 劳动力成本上升导致的周期问题,早在2008年就出现了,但是没有以一种激烈的方式表现出来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4万亿的经济刺激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矛盾但是矛盾最终还是会爆发,中国很多行业的产能过剩就是矛盾爆发的一种表现形式 2012年以来,不少中小型制造企业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一面是人工的高成本,一面是严重的产能过剩,还有就是国际市场的萎缩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所遇到的困难,正是第一次大周期带来的痛再有,就是中国企业的杠杆率太高2008年为应对金融危机而出台的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很多企业借了还不起的钱温州、鄂尔多斯等地已经爆发了民间借贷危机,长三角一带银行的坏账率也高于往年危机爆发的过程,正是去杠杆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注定痛苦不堪 中小制造企业大量被淘汰已经是大势所趋,服务业才应当是中小企业的主流目前中国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仅为47%,离发达国家80%的比重仍有一倍的空间所以说中国服务业大发展的时代还没有真正来 2008年以来,中国经济从一枝独秀到趋于放缓,怎么看待这种变化 陈东升: 2013年初,我与高盛董事长在北京有一次交流,他给了我很大的启发这位美国人坚定地认为,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21世纪一定是中国的世纪从20世纪至今,美国经历了1930年代的大萧条,1972年石油危机以及其后的10年滞胀,再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他说,美国经历了这么多危机,但一直在学习、在发展中国的步伐完全可以放缓一点,遇到挫折和挑战并没有什么 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中走过了30年,我们对于经济周期的理解有限,对经济危机的承受能力似乎还没有经济危机是对长期经济结构失衡的调整,这个矫正的过程,肯定要死掉一批企业,老虎来了,总要吃几个人但这不代表中国经济没有空间、没有希望了中国人均GDP已经6000多美元,发达国家为1万美元;中国的城市化率才到52%,发达国家高达80%这些差距,恰恰代表了中国经济未来可能的发展空间中国经济是结构性的问题,不是长期的问题,长期的问题只有老龄化 不要担心今天经济发展慢了,今天的慢,是为了未来的快   2012年以来,除了经济上的问题,中国似乎出现了更多的矛盾和新事物,让人有眼花缭乱之感,比如说像曾成杰案这些影响比较大的案件 陈东升:中国的转型是双重转型,它既是开放中的国家,也是一个转型中的国家;有社会的转型,也有经济结构的转型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问题,因为中国已经走到一个转型的阶段,所以过去好像没有这么多矛盾解决这些矛盾,要靠改革积极引导 很多人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充满期待,从企业的角度看,你认为哪些方面是最需要改革的? 陈东升:中国企业面临着“四大高成本”的束缚—金融高成本、物流高成本、土地和房价高成本、庞大而低效的行政系统带来的高成本金融管制以及垄断,使得中国的金融成本高企中国的物流成本占总成本的20%,美国只有8%飙涨的土地和房价,在不断地挤压着制造业的生存空间这四个领域亟待改革 2013年8月,利率市场化改革,终于让中国的金融改革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作为中国第五大保险公司创始人,你怎么看待金融领域的改革? 陈东升:经济崛起,必然伴随着金融崛起,然后才是自主创新和品牌的崛起现在中国还处于经济崛起带来金融崛起的阶段在不久前的一个金融高层论坛上,IMF副总裁朱民绘制了一个很有趣的地图,中国的人口、疆土、贸易、GDP都已经是世界级的,但是金融资产总量还不如香港长期的管制和垄断经营,使得金融与中国经济的体量严重不符在利率市场化改革之前,所有金融产品的定价都不是市场化的金融领域绝大多数是国有大金融企业的职业经理人,他们同时是高级官员,金融家群体并没有崛起这两个问题不解决,金融的崛起就是不存在的 金融崛起分为三个层面,首先是最基础的价格改革;第二个层面是包括利率、汇率、资本项、存款保险制度等核心制度改革;第三层面是金融监管放松,在控制核心指标的同时,让金融企业有更多的创新能力有这三个层面的改革,金融繁荣的基础就奠定了,经济与国际接轨也奠定了,经过这一步改革中国才能真正成为市场经济国家 尽管金融改革才进行到第一个层面,但这个时代对金融的需求已经像一股洪流人们有钱之后,既要消费又要投资,全民理财时代已经到来最近10年以来,房地产、绿豆、大蒜、黄金、古玩都成为游资爆炒的对象,投资渠道的短缺是这些投机现象的诱因2012年中国金融资产有140万亿元人民币,存款有40万亿元人民币,当这么多钱要寻找有收益的金融产品时,金融的创新时代也不远了西方的金融创新就是把社会上的可收益资产,不断进行分类、切割、债券化、证券化、杠杆化——1份资产可以放大5倍到10倍,这样整个金融的总量就会有一个爆炸式的增长 大金融时代的到来也是消费时代的到来,也是中产阶级崛起的到来,这三个概念是相辅相成的消费时代、全民理财时代到来,必然会聚集巨量金融资产,